明泰常

初代白米饭,支持永远的春春伊嘉嘉嘉凡沐磊

【嘉成兄弟】极速前进 短篇/完结

好希望他们上啊

Ari:

看到很多人想他俩上极速前进,脑补了一下适合到不行。


然而节目是渺茫的,脑洞却是大大的有的。


自己动脑,丰衣足食。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


 


【自我介绍】


 


主持人:欢迎敢爱·兄弟,嘉成兄弟!


 


全员欢呼鼓掌。


 


伍嘉成开朗笑:大家好!我们是!


 


伍嘉成和谷嘉诚比加乘手势:嘉成兄弟!(谷毛毛慢一拍)


 


站在他们旁边的嘉宾:诶,你们俩真的是兄弟吗?


 


异口同声。


 


伍嘉成:“不是。”


 


谷嘉诚:“是。”


 


伍嘉成眼刀扔过去,气笑着瞪了旁边的人一眼,某人一脸坦然。


 


“到底是不是啊?”众人笑。


 


再次异口同声。


 


伍嘉成:“是。”


 


谷嘉诚:“不是。”


 


众人爆笑。


 


主持人:“看来你们的默契很危险啊。”


 


 


【准备出发】


 


主持人叮嘱:记住,你们能依靠的只有一个人,就是你们身边的那个人。


 


小卤蛋默默看了身边人一眼,搭上他的肩,轻声说:“老谷,我们不要输好不好。”


 


“好。”拍拍小爪子。


 


 


【探戈】


 


阿根廷,布宜诺斯艾利斯。


 


比赛即将面临赛点,最后一个任务是跟当地人学习当地的国粹,探戈。


 


两位女嘉宾第三次挑战。


 


女嘉宾A快哭了:“怎么办,这太难了吧,我们好像要淘汰了。”


  


女嘉宾B安慰道:“别怕,嘉成兄弟他们还没来呢,他们两个男生肯定学得比我们还久!”


 


此时门被撞开,因为迷路耽搁了很久了嘉成兄弟撞进来:“快快快,老谷,这边!换衣服!”


 


十五分钟后。


 


女嘉宾们绝望地准备第五次挑战,转头看到嘉成兄弟边穿外套边往门外冲,惊呼:“你们去哪里,弃权了吗?”


 


快走出门外的伍嘉成回头,傻愣愣地说:“啊?我们过了啊。”


 


“什么!你们几次过的?”


 


“一次啊。”


 


 


后台采访


 


问题:你们怎么这么厉害一次就过了?


 


伍嘉成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嘛。”捂脸笑,看着谷毛毛。


 


谷嘉诚迷之自信:“我们练过。”


 


 


【再次迷路】


 


谷嘉诚第N次带错路。


 


伍嘉成看着熟悉的路口:“老谷这里我们刚才不是走过吗,你看这个电话亭!”


 


“嗯?我觉得是这样走的啊。”


 


“谁要你觉得,刚刚那个人是说这么走的吗?”


 


“其实我没听清楚……”


 


伍嘉成想跪下,瞪眼:“那你还乱走!”


 


谷嘉诚尴尬转移话题:“嘉成,你喝水吗?”


 


“现在是喝水的时候吗,你快去问问那个大叔怎么走!”伍嘉成指着街口椅子上的外国人。


 


“为什么又是我去啊。”


 


“你明知道还问,信不信我打死你!”炸毛猫怒拍爪子。


 


 


后台采访


 


“这个人超损的,明知道我英文不好还老问我为什么不开口。”伍嘉成嘟着嘴抱怨。


 


“我觉得挺好的啊。”谷嘉诚笑。


 


“哪里好了?他们都听不懂!”


 


“我都能听懂啊。”迷之骄傲。


 


 


【任务选择】


 


每次两人看完任务,都出现以下对话。


 


“嘉成,你做我做?”


 


伍嘉成深思一番后:“老谷这个你来吧,我觉得你比较擅长。”


 


“好。”


 


尊重他的选择,是因为相信他能作出最好的判断。


 


 


【信任】


 


任务。规定比赛两人中一人被安全绳索吊到高处,另一人在规定时间内徒手攀登等高距离,但没有着力点的梯子,在规定时间不能完成则高处的选手瞬间掉入距离十米的臭水池。


 


前面挑战失败的选手垂头丧气跟他们说:“这个太难了,时间太短,很考验臂力。我们前面的人都失败了,我劝你们直接放弃罚时更快,毕竟洗澡也要时间。”


 


谷嘉诚看着身边眉头紧锁的小队长:“嘉成,怎么办?”


 


“我们试一次吧,不要放弃好不好。我去吊着,你去爬那个梯子,我手力气不够。”


 


“你不是怕高吗?失败的话要掉下去的,你行吗?”


 


“嗯,可以的,去吧老谷,不要有压力。”


 


 


伍嘉成在当初比赛,看到友队在节目ENDING时向后倒下得舞台设计就嘟囔过‘是我就不敢’,是因为他真的畏高。


 


被吊到高处后,一开始还大声给谷嘉诚加油打气,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没话了。


 


眼睛紧紧闭上,嘴也抿着,高清镜头拉近,还能看到嘴唇的颤抖。


 


身边的评委在大声倒数十、九、八,他的世界除了一个信念什么都听不见。直到不知过了多久,一双被绳索磨破沾着血的手把他拉回来。


 


“嘉成,睁开眼,结束了。”


 


 


后台采访


 


问题:为什么不选择罚时?


 


伍嘉成理直气壮:因为我信任他啊。


 


谷嘉诚:其实我想罚时的,但是他盲目信任我。


 


问题:比赛的时候都在想什么,怎么两个人都不说话?


 


“我那时脑袋里只有一个声音,他要是让我掉下去我就让他自己也跳下来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
 


“我那时想一定不能让他掉下去啊,不然他之后得把我念叨死。”


 


 


【蹦极】


 


任务,两人在高空蹦极的时候需完成节目组指定动作。


 


伍嘉成在底下听到别的队悲壮的惨叫声,一脸苍白的走向蹦极台。


 


不同于上次的十米,这次蹦极的山谷有一百二十米之高。


 


幸运的是,他们抽到的动作比较简单,只是要求双手交叉在胸前。


 


“嘉成,别忘了动作。”


 


一脸沉重抓着绳索出神的伍嘉成:“哈哈哈!对!还、还有动作,是什么来着?”


 


谷嘉诚叹了口气用英语问教练:“请问,可以双人跳吗?”


 


教练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打趣道:“可以是可以,别忘了动作就好。不过小伙子们确定要用这么Couple的动作跳吗?你们上一对来的夫妇都没有呢。”


 


那边谷嘉诚一把抱住受惊的小卤蛋,点点头:“他怕。”


 


 


【安慰】


 


“谷嘉诚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?”


 


骑鸵鸟任务,骑着骆驼保持平衡冲到终点。


 


谷嘉诚一次次挑战一次次失败,伍嘉成在场外一直大喊着换人,他却充耳不闻。


 


最终再次摔倒,却惊险压线,伍嘉成激动地跳起来欢呼,一边冲向赛场。却发现一个腿上血肉模糊还在得意跟他挑眉的混蛋。


 


“我最讨厌就是你每次都这样,明明我都跟你说了尽力就好,安全最重要。你总是这样,你是想摔得起不来了才罢休吗?”


 


伍嘉成涂抹伤口的手激动得用力一按,那边倒吸一口凉气。


 


却敢怒不敢言讪笑道:“这不是没死嘛。”


 


“你会不会好好说话!”伍嘉成觉得自己听到那个字眼敏感得失控,还想张口骂眼泪却管不住自己掉下来了。


 


谷嘉诚最不知所措的情况又出现了,心里嘀咕要能让他不哭我还宁愿多骑两次骆驼。还好这种状况不是第一次,他已经学会用坦诚代替沉默了:“反正我们说好无论如何不放弃任务的。你摔和我摔,这不都一样嘛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“别哭了,打毛毛。”抓起小卤蛋的手往自己身上拍。


 


跟拍编导再次确认了下手上的台本,嗯,没错,是兄弟。


 


 


【你是我的眼】


 


任务,两人中一人戴着眼罩驾驶车辆,另一人在封闭车厢中只根据导航的路线指挥,顺利走出迷宫并且没有踩线则任务完成。


 


谷嘉诚开车,伍嘉成指路。


 


对于默契度的任务,两人又一次性完成。


 


伍嘉成首当其冲去拿任务卡,谷嘉诚默契地从地上捡起两人的包。


 


“嘉成,包。”扔过去,那边低头看任务卡,手向后盲抓接住了背包。


 


两人一边跑伍嘉成一边对挑战的夫妇组合打气:“姐姐,你们加油喔,这个挺容易的,不要踩线就行了,我们先走了!”


 


话音刚落丈夫又一次踩线,妻子看着他们背影抓狂:“当初是谁说他们默契不好的!?”


 


 


【终点】


 


气喘吁吁的两人,搭着肩一起跳上了中继站的毯子。


 


主持人:“谷嘉诚、伍嘉成,你们觉得你们是第几个到达的?”


 


“第一个!”自信满满的卤蛋。


 


谷嘉诚笑着捏了捏身边人的肩膀,点点头。


 


“你们是英菲尼迪敢爱之旅悉尼站的……第一名!恭喜你们!”


 


“Yes!”两人同时双手握拳,下一秒抱在了一起。


 


谷嘉诚一下一下拍着身边的激动的身子,没头没脑来了一句:“嘉成,别哭啊。”


 


“谁要哭了!神经病!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
他们的极速旅程还没有结束


但是我的脑洞用完了。




最后让我们一起期待奇迹的发生。

评论

热度(511)

  1. -hty_Ari 转载了此文字